bytlxmdyg

给你宇宙

陈立农x范丞丞 湾仔穷小子和豪门小少爷的婚后日常

ABO生子雷 国庆特供 

 

孕期进入八个月,范丞丞也就不大去自家公司晃悠了。陈立农原本在他查出怀孕之后就想让他暂停在公司的工作,他身体原本就不大好,又不是安静稳当的性子,陈立农怕他再磕着碰着伤了自己。父母和姐姐的意思也是让小两口搬回范家住,对着范丞丞也有个照应。范丞丞却不愿意,他和陈立农的二人世界原本就没过够,哪里好意思回家去打扰家里人。

 

范小姐也没坚持,只说范丞丞有什么缺的少的只管跟家里开口,绝不能委屈了她的宝贝侄儿。范丞丞乖乖巧巧一叠声应下,这才送走了一步三回头的姐姐。结婚时陈立农婉拒了范家要给他安排工作的建议,范丞丞虽分化成Omega,却也没有要向家里要钱的意思。两个人的生活也基本是靠两人的工资维持,虽然不至太过富余,但也能磕磕绊绊过下去。

 

范丞丞最近一连几天晚上都没睡好,肚子里的小朋友很不安分,他又不忍去打扰辛苦工作的陈立农,实在受不住了才软着声音抽噎几声。陈立农浅眠,醒来后发现范丞丞不在身边,立刻起了身推开卧室门去寻。范丞丞一身鹅黄色睡衣,宽大衣摆也遮不住圆隆的肚腹,正一手扶着腰,在客厅来回慢慢踱步。他走得很慢,隔半会就要歇一歇,孩子剧烈的动作起伏连肉眼都看得见。陈立农看着范丞丞的艰难模样,忽然鼻头一酸,轻声唤了句“丞丞”。

 

Omega转过身,神色有些自责:“吵醒你了吗农农?我有一点不舒服,宝宝太闹腾啦。就起来走一走,没事的。”

 

Alpha随即把Omega抱进怀里,眼泪顺着脸颊滑进领口。范丞丞有些手足无措,他刚想开口,就听见陈立农压抑的声音:“对不起宝贝,是我害你受这些苦。是我不够好,没办法给你和宝宝更好的生活。你明明完全可以不过这样的生活的…丞丞,我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

Omega听了之后拼命摇头,伸手抹掉陈立农脸上的眼泪,又抬头去亲陈立农的唇,这才笑着看向自己的alpha:“我的农农什么都好,就是太不相信我也可以为这个家付出了。你把我和宝宝都照顾得很好,其他的东西我都不在乎。我只知道,我爱你,所以想和你永远在一起。”

 

(dbq剩下的需要改了手稿再发 后续看缘分叭


克卜勒

李振洋x李英超 烂俗包办婚姻联姻梗

ABO 生子雷 国庆特供 没有后续


李英超入了秋便没由来地嗜睡,食欲不振到连柜子里李振洋买给他的糖都没兴趣。李振洋工作忙,李英超是不愿意用自己的事儿去扰他的。这周李振洋带李英超回老宅,岳明辉家小姑娘过生日,指名要超超婶婶来。李振洋也蛮喜欢这个小侄女,长得七八分随了岳明辉,剩下遗传自卜凡的体现在了身高上,个高腿长招人疼的很。小姑娘见李英超来了开心的像只小麻雀,欢呼着上去要抱,李英超被小炮弹似的小丫头扑得一个踉跄,捂着嘴好容易才压下喉间涌上的呕意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

 

李振洋接过小丫头,皱着眉去看李英超,他不笑的时候其实很冷,笑起来才把那份冷冽中和掉,这会儿沉着脸的样子差点吓到小丫头。李英超摆摆手,跑去厨房接水。岳明辉正把刚出锅的饭菜摆上桌,见状问了句情况,李振洋如实答了。岳明辉微怔了怔,随即绽出个了然的笑。

 

“娜娜大概要有小朋友一块玩儿了。”

 

他说的轻描淡写,李振洋却反映了片刻才清醒。他计算了李英超的发情期,伸手去拉过捧着水杯回来的李英超,随即抬头问岳明辉“你这有验孕棒吗?”

 

李英超到底年纪小,听了哥哥这么问登时红了脸,岳明辉倒是不尴尬。他和卜凡也是打算给小丫头添个弟弟妹妹的,最近在备孕,验孕棒当时也随手买了两支,便去房间拿给了李英超。李英超去了洗手间用,心下却惴惴不安到发抖。他虽然五年前就和李振洋在一起了,但到底年初才完婚。他大学还没毕业,实在没有做好为人父母的准备。

 

小朋友度过了难捱的五分钟才拿起那支验孕棒,上头明晃晃的两道杠像是迎面浇来的一盆水。李英超看着镜子里自己仍旧略显稚嫩的脸庞,还是不太能接受自己肚子里有了个小宝贝的事实。他推开门,李振洋正巧按灭手中吸完的香烟。李英超上前两步,把手中的验孕棒递给他。岳明辉瞟了一眼,抬手拍了拍李英超的肩。

 

“恭喜啊,我们小弟也要做爸爸了。”

 

初为人父的两人都没有预想中的兴奋,李振洋是担心李英超年纪太小,舍不得让在他眼里还是个孩子的李英超为他承受生育的辛苦。而李英超纯粹是还没从意外中回过神来,他下意识抚上小腹,明亮的眸子才渐渐有了笑意。

 

“洋哥…我们要有小宝宝啦!”

 

李英超长得太漂亮了,漂亮到李振洋觉得这样洋娃娃似的小孩儿,就应该用玻璃罩子罩住只可远观。可他现在不仅把李英超扯入凡尘,还要让他为自己生儿育女。他叹了口气,揽着李英超的腰在沙发上坐下,声线清楚又温柔。

 

“超儿,如果你觉得它来的不是时候,我们可以不要。”

 

这个突然造访的小家伙确实打乱了李英超对未来的计划,他甚至没过够李振洋把他当小朋友宠的日子,就突然要去接受另一个小生命进入他们的生活,李英超才二十二岁,他完全没做好准备。所以当李振洋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回“好”。

 

可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什么小猫小狗,而是一个还未成型却活生生的小生命,是李英超身上一块肉。李英超才二十出头,但李振洋已经三十岁了。家里头父母想抱孙子的急切都写在脸上,两人刚订婚时便催,婚后更是变本加厉地旁敲侧击。李英超也不能因为自己没做好准备,就擅自决定孩子的去留。

 

短暂沉默之后,李英超困了似的揉揉眼,抬手去牵李振洋骨节分明的大手放在小腹上,眼睛里还是那般明亮:“那有了小宝宝,哥哥会不那么喜欢我吗?”

 

他问得小心。上挑的尾音却像在撒娇。李振洋太吃这一套了,他甚至觉得李英超是专门来克他的,怎么就能有人完完全全恰到好处地符合他每一个喜欢的点,让他恨不得许给李英超未来的五六七八十年。李振洋把小孩儿搂在怀里,大手握住李英超的,一同交叠着放在李英超还未显山露水的小腹上,Omega清甜的香气扑鼻,李振洋低下头,去吻李英超后颈的腺体,

“不管什么时候,小弟永远是哥哥心里第一位。”

 

笃定的回答让李英超甜蜜地笑开,他想起那年有人问还未分化的他理想型是怎样,他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回答心灵美的就行,因为皮相无论如何都比不上他的好看。他那时还有没出口的下半句,如果是洋哥的话,他倒可以勉强承认洋哥比他好看上那么一点点。如今他和李振洋订婚结婚,腹中孩子虽然是意外,却是两个人爱的证明。李英超抬手刮了刮李振洋冒着短短胡茬的下巴,一字一句说得郑重。

 

“那洋哥,我们把他生下来吧。我也想知道我们的宝贝,会不会像我一样漂亮。”


贪得

北野x小波

腻味后续 国庆特供 ABO生子雷

这次是真的 没有后续了


“小波,外头有人找。”


张小波坐在吧台旁低着头看手机,近八个月的身孕被衣服掩着,仅肚腹处鼓起一处圆润弧度,圆滚的可爱。他搬来山城三月有余,几经辗转才寻到现在打工的这家餐馆的工作。工作不重,老板是个温柔和气的Alpha,家里头生了小宝贝要人照顾,平日里也就不怎么来店里。张小波最初应聘的是主厨,做了段时间实在受不住厨房的油烟味,才转而负责在吧台收银。好在店里员工都觉得张小波一人怀着孕打工辛苦,能照顾的便多帮衬些,这才让张小波虽是异乡飘泊,也不至尝尽人间苦楚。


厚重的门帘被推开,张小波呵着气出了去。南方的冬虽不像北方那般刺骨得冷,潮湿黏腻也叫人不舒服。门口站着的少年正望着远处出神,见张小波出来才转过身来,声线一如当初撩人心弦。


“波儿。”


北野是土生土长的北方小爷,句尾不自觉的儿化小勾子似的勾着张小波的心思。张小波只垂着眼,半旧不新的板鞋漫无目的地踢着地上的小石子,过了半晌才闷闷开口。
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小猫咪娇软的问句完全没有威慑力,尽管张小波直到如今还对北野当时的不挽留耿耿于怀,但他又以什么立场来埋怨呢?委屈又坚定地说不要负责的是他,执意要留下孩子的也是他,北野不过顺了他的意罢了。张小波白嫩脖颈上挂着的银链在暮色中反着星点光亮,时日一久,玻璃瓶中的苦艾味道也几不可闻,可他依旧固执地戴着,像是在等什么人。


张小波原本圆润的脸颊瘦了一圈,嘴唇也没什么血色,一看便是该好好养着的时候没养足。北野那句即将出口的“过得好不好”就显得多余。问什么呢?好不好一看便知,他又何必多问这一句让两人都难堪。北野想了想,给出个中肯的答复。


“我去云南玩,路过这儿,就来看看你。”


公事公办的回复让张小波眸里原本闪烁的期待黯了下去,他在心里骂自己神经病,骂完之后又回过神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。傍晚时分,路上三两行人都赶在夜色降临前回家,一时显得这条街空荡得萧瑟。张小波跺跺脚,他现在的身子受不得凉,在风口站一会便受不住。他微微叹了口气,看北野眼神依旧亮闪闪的期待。


“要是不急着走,进来坐会吧。我给你煮碗面。”


许是自小无人照顾的缘故,张小波的手艺相当好,以前在孤儿院时逢着年节也常给院长阿姨做帮厨。北野点了头,稍显局促地应承下去。 张小波撩了门帘进去,店里三两食客分散落座,倒都是张小波相熟的老顾客。他笑着一一招呼过去才径直进了后厨,北野也不愿坐,站在厨房门边看张小波熟练地切菜生火,清汤挂面也做出满汉全席的意味来。


北野心里头没由来地空荡,要是张小波还在身边,至少每天回家时,都有盏灯和热乎乎的汤面。 厨房的烟火味并不重,张小波却仍被呛得皱了眉,把面盛出来示意北野端走,自己转身便扶着料理台吐的天昏地暗。北野看着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漂亮Omega,为了一个并不被他期待的孩子受这样的折磨,心底便泛着酸涩的痛。


“愣什么呀?再不吃就腻了。”


张小波扶着料理台缓了好一会,转头见北野还站在厨房门口盯着自己出神。他轻轻揉了揉自北野到来就隐隐泛着疼的小腹,语气带着点好笑。北野这才回过神,声音沙哑又沉闷。


“你……一直这样吗?没去医院看看?”


“看了的,也没什么,就是正常反应。”


Omega 的神色淡淡的,把那碗面端出去后坐到北野对面,一手托着脸颊,像是等北野一个评价。北野低头尝了两口,熟悉的味道在口腔里荡开,柔和而又温暖。张小波把北野的喜好记得清清楚楚,像是把当初抵死缠绵时的一辈子当了真。


北野许是一路奔波没来及好好吃东西,又或许仅仅是因为这碗面是张小波做的,一碗面很快见了底。张小波要去给北野再添,被那人扯住手腕,干燥温和的触感一如从前。


“不用了,陪我坐会儿吧。我…明天就回去了。”


屋里的暖气开得很足,张小波却没由来地觉得冷。他站起身,拜托同事帮自己代剩下的班,而后向北野伸出手去,头顶的呆毛一翘一翘,衬得Omega像块小奶糖。


“我坐久了不舒服。这的夜色很好看,我们出去走走吧。”


北野也站起身,和张小波一起踏进灯火阑珊的夜色里。他们沿着街道慢慢向前走,北野顾忌着张小波的身子不敢走快,张小波却不大在意,自顾自地絮絮叨叨。


“我刚来这的时候没找到工作,每天就窝在出租屋里从早睡到晚,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吐。有时候吐到什么都吃不下,还要硬逼着自己喝些苦哈哈的汤水。阿杰说我傻,问我到底喜欢你什么。我也不明白,怎么就偏偏栽在你这儿了。”


“忘了从哪看到的了,如果你是风筝,孩子就是牵着风筝的线。只要扯一扯线,飞得再远的风筝都会飞回来。我原本是信的,所以才不管不顾要把孩子留下来,可我忘了你根本不是会被线拉扯束缚的风筝。是我自作多情,却忘了问你情不情愿,才弄得我们都这么难堪。”


“小时候有人来彩虹之家领养小朋友,院长阿姨看我乖,就让我坐在第一排好好表现。那对夫妻也很喜欢我,欢欢喜喜把我带回家,我也努力做个听话乖巧的好孩子。相安无事过了两三年,养父的公司出了事,原本查出不孕的养母又突然怀了孕,家里困难到连日常生活都难以维持。我那时不懂看人眼色,以为养父母也可以像亲爸妈那样肆意撒娇,就由着性子耍了通脾气。可是第二天,便被连人带行李扔回了彩虹之家,养母说,我们家养不起这么金贵的孩子。我那两三年的乖巧听话,都在那一个晚上毁于一旦。”


“所以后来我就想,与其失去后再难过,不如一开始就别拥有。得不到的才有盼头吧。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认识你,反而是认识了你,我才真正活了这一通。能遇到你,大概是老天看我前些年过得太难过,才让我做这一场梦。现在梦要醒啦,我们也别相互耽误了。”


“北野,我希望你幸福,永远幸福。”


街边人影熙攘,临近春节的街头早被装饰得喜气洋溢。张小波如墨的眸子噙着泪,再美的夜色都抵不过这一剪春水。隆起的肚腹在旁人看来或许是个不被祝福的笑话,却是张小波最珍视的宝贝。他笑的一如当初明朗,北野望着那双桃花眸,仿佛跌进一弯星河。张小波没质问他当初为什么不挽留,没要承诺,没要陪伴,没要交代,只是轻轻柔柔地笑,潇潇洒洒,漂亮得无以复加。


“但我来找你,是想把你带回去的。”


这下换北野慌神了,他想过无数种张小波的反应,也准备了许多哄炸了毛的小猫儿的方法,却独独没想过张小波会这么云淡风轻说放弃。他当惯了被追随的那个,就先入为主地以为张小波也会站在原地等他转身去追。可也忘了张小波不是温室里养出的花儿,他又凭什么让张小波等他呢?


“不用了,我没有回去的打算。如果你愿意,有你的信息素,宝宝会长的比之前好。但我需要的也仅仅是这些,其他的我都可以自己解决。它既然不被你期待的话,我也不想让它,成为你的负担。”


张小波停下脚步,身后是清冷的凉薄月色。他向北野伸出手去,单薄的身影带着疏离却笑的亲密。他说:“北野,你再抱我一次吧,最后一次。”


被熟悉的信息素包裹的触感让张小波难过得快要掉泪,北野吻着张小波干净的额头,像是要倾尽自己的所有温柔。他不敢抱的太紧,怕压到张小波腹中脆弱娇软的小宝贝,张小波却固执地一定要北野摸摸它。北野温暖干燥的手掌附上那片柔软,里头八个月大的小朋友便欢快地翻了个身。北野这才第一次有了自己要做爸爸了的实感。他突然不想让张小波走了,他怕这次一放手,以后就再也找不到张小波了。


“波儿,我可以照顾自己,也可以照顾你,照顾我们的孩子。你能不能…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?”


他没听到张小波的回答,耳畔炸开烟花燃放的声响,在寂静的夜空中仿若一颗最闪亮的星。他们在漫天的烟火里亲吻,偷这半刻温存。在路人的欢呼和烟火声中,张小波仿佛听到了他们重逢那刻,北野最真心的回应。
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舍不得你啊。”


 

腻味

北野x小波

ABO 生子雷 渣短打

 

“算我求你了成吗张小波,别他妈缠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北野踩灭扔到地上的烟头,寸头显得痞气,又带着那么点招人爱的帅。张小波站他面前,一身背带牛仔裤,显得和北野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主儿。本来也是,左不过是经历相似,相互取暖罢了,谁也不把谁当真。

 

北野前年分化成alpha,在这条街上更是无人敢招惹,持着十七岁的荷尔蒙冲撞着招摇过市,不仅街口八中的姑娘们迷得神魂颠倒,更将向来以天地不怕自居的张小波迷得死心塌地,刚分化成Omega便急吼吼把自己交了出去。张小波的辣也是远近闻名,未分化前年少轻狂一人单挑三个alpha都不在话下,漂亮的小模样也引得不少好事者想着一亲芳泽,张小波却瞧不上,直到——遇见北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各取所需持续到张小波一次失控的发情期,阿杰和彤彤都不在家,张小波的钥匙和抑制剂倒一并锁在了出租屋里,狼狈地被北野拾回家,按在床上搞了两天两夜,满屋子飘的都是苦艾和牛奶香。到底年轻,搞完之后相拥睡得昏天黑地醒了才想起来要避孕。张小波分化的晚又素来心大,谁知过了一个多月吃什么吐什么的日子,被北野拽去医院检查才知道怀了孕。张小波攥着检查报告,看着北野靠着医院走廊沉默着抽烟的模样,话都说得磕绊。

 

“我要留下它,北野,我不要你负责,我只要它。”

 

有的是Omega愿意给北野生孩子,可对于张小波来说,肚子里的孩子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。亲生父母不要,养父母不要,就连孤儿院也拆了迁。张小波吸吸鼻子,桃花眼里藏着漂亮闪烁的星星,捂着还没显山露水的小腹,低头就啪塔啪塔掉眼泪。

 

北野一时语塞,他还能说什么呢?他们俩连养活自己都勉强,逞论一个泛着奶香的小宝贝呢。只好随了张小波去。可他天生的古怪性子,张小波来找他烦,不来找他又想。眼见小奶糖的肚子一天天鼓胀,最后大得单薄衣物难以掩饰,北野心里复杂情感思绪便日渐压抑,濒临爆发。

 

“我不是来烦你的。我就是来跟你说一声,我要跟阿杰去山城了。”  

 

张小波衣服外头套了个毛绒外翻的米色外套,小巧的面庞被高领毛衣衬得更迷人,宽大外套掩盖着一时看不出孕态,可爱娇俏倒像是个高中生。北野咬着烟打量着他这番模样,想着张小波要是好好儿上学,现在也该是考上大学的年纪了,也不必十多岁的年纪就栽在他身上白白耽误。张小波从口袋里摸索片刻,摸出个银链子穿着的小瓶子,很是精巧的样子。他抿了抿唇,把小瓶子向北野递过去。

 

“你能不能…给我一点儿你的信息素?阿杰说孩子出生的时候没有alpha陪会很疼,我不怕疼的!但是,有爸爸的信息素在的话,宝宝发育的也会比较好。所以…麻烦你最后一次了。”

 

北野看着面前漂漂亮亮的小Omega,挽留的话就在唇边却开不了口。最终也只是点点头,取出随身带着的小刀划破腺体,任散发着苦艾气味的血液流入那个藏着蓝色星星的玻璃瓶。

 

他们沉默着告别,连一句再见都没有。张小波看着北野利落转身离开的背影,终于蹲下身,捂着肚子泣不成声。